□夏愛華
  從記事的時候起,我吃遍了父親包的各種餡料的餃子。
  大概是餃子吃多了,長大後的我,一見餃子就皺眉頭。可父親還是註重冬至時節的餃子。他說,冬至一定要吃餃子,不然會把耳朵凍掉的。
  記得有一年,為了不掃父親的興,我隨口說了一句,想吃螃蟹餡的餃子。沒想到冬至那天,我真的吃到了螃蟹餡餃子。母親說:“你的嘴真刁,害得你爸昨天忙了一天,買來螃蟹蒸熟後,一點一點地剝開殼,剔出蟹肉蟹黃,再和麵包出來。香嗎?”我說:“香!”
  我想,只要父親在,我想吃什麼餡的餃子都能吃上。
  沒想到天有不測風雲。十年前,父親去世了。以後每年冬至,吃到嘴裡的餃子,已經沒有了往昔的味道。母親說:“你知道嗎?你爸特別愛吃餃子。他曾對我說,如果有一天你能給他包頓餃子吃,他就心滿意足了。”啊,親愛的父親,原來你對我的期望竟是這麼簡單。您給了我生命,養育我長大。而心中所希求的,不過是有一天,能夠吃上一碗女兒親手包的餃子而已。
  感慨之餘,我認真地學起了包餃子。大雪紛飛,我在都市的街頭奔走,買到上好的螃蟹。螃蟹蒸熟了,我拿起一個,很小心地剝蟹肉。但無論我如何細心,鋒利的蟹鉗還是扎破了我的手指。血,一滴滴地滲了出來。瞬間,我想到,父親也一定被這樣扎破過手指。慢慢地一點兒一點兒地剝蟹肉,我才知道,原來,螃蟹能剝出的蟹肉非常少。要包一頓餃子,需要無比的耐心。我的眼前浮現出這樣的場景:父親於風雪中奔走,買到最好的螃蟹。喜上眉梢地拿回家,坐在小凳上,戴上老花鏡。一點兒一點兒,慢慢地剝蟹肉。
  父愛無言,盡在冬至的餃子中。當我懂得父親的愛,父親卻早已離我而去了……
  煮好了一碗餃子,放在父親的遺像前,我淚如雨下。親愛的父親,不知女兒親手包的餃子,合不合您的口味?
  (原標題:冬至的餃子)
創作者介紹

Mandarin

pf52pftqhq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