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6月以來,杜善學、聶春玉、白雲等曾主政呂梁的副省級高官相繼落馬,市長丁雪峰、副市長張中生、市人大常委會副主任鄭明珠被帶走調查——呂梁,成了山西反腐的焦點。因此,呂梁這座英雄城市,被腳下的“黑金”絆倒。(11月3日《新華每日電訊》)
  舉例來說,呂梁市副市長張中生是個“兩能”官員,又能幹又能貪。他最初是呂梁市中陽縣糧食系統普通職工,後升任中陽縣縣長、縣委書記和呂梁市副市長。副市長任上,他分管工業、煤炭等領域,其人性格、作風強硬,在培育民營經濟,抓煤炭資源整合和煤礦安全生產以及引導民營企業轉型發展等方面,工作業績較為突出。與工作業績同樣突出的,是他的“撈錢”能力。中陽鋼廠是張中生的財源,他是中陽鋼廠的實際控制人。始建於上世紀80年代的中陽鋼廠,在20多年間從一個小鋼鐵廠發展成“十里鋼城”,資產達200多億元。
  既做官又經商,要風有風要雨有雨,張市長這個“呂梁教父”跺上一腳,呂梁就能抖三抖。有目共睹的是,呂梁之“巨變”不過十來年的光景。與許多革命老區一樣,貧困曾是呂梁的“標簽”。但是變化始於2003年前後,隨著國家經濟提速,煤焦價格一路狂飆,呂梁境內富含用於煉焦、冶金的主焦煤,尤其是獨特的4號主焦煤被譽為“國寶”級稀缺資源,最高價上漲到每噸1800多元。於是眨眼之間,曾經一度四處躲債、“吃不起大碗面”的煤老闆,轉眼成為千萬、億萬富翁。在官員的一句話就能決定一個煤礦的“生死”情況下,一些煤老闆過年過節給官員送禮,送幾萬元就像“遞一根煙一樣”。新任省委書記王儒林第一個要去的地方就是呂梁,意味之深,不可不察。
  回頭看看,多年以來,煤炭產業從資源的配置、劃撥,到小煤礦的幾輪關停,再到大規模煤炭資源整合和兼併重組,基本由政府一手推動,煤礦證照辦理、安全設施驗收等全由政府主導。於是,官員與老闆結成的利益共同體就應運而生。煤老闆可通過官員權力在資源審批、資源整合、土地徵占以及社會關係疏通等方面獲取利益,甚至為其親朋好友謀取一官半職。官員在升遷過程中需要花錢“公關”時,煤老闆就成為“提款機”。光天化日之下,雙方狼狽為姦,實現了利益最大化。
  失衡後被“黑金”絆倒的呂梁,當地百姓生活並沒有大幅改善,當地的貧困面貌和落後的社會事業狀況沒有改變,產業結構、社會發展不平衡的問題在加劇,貧富差距加大。這裡既有身家數百億元的富人,更有依然全家幾口人擠一口破窯洞的農民。此外則是安全生產事故頻發、生態環境破壞、村礦矛盾等一系列經濟、社會問題隨之頻頻發生。這幅對比鮮明的畫面是可悲的,也是危險的。
  想起了國家發改委煤炭司副司長魏鵬遠,他在自己的一處房產中放置了2億元的現金,被查辦後,有網友譏諷說他為抑制通貨膨脹做了貢獻。不知道這2億元里有沒有呂梁煤老闆的“貢獻”,也不知道找地方私放巨額受賄現金的官員還有多少。想想看,要是都把受賄的錢偷偷存放起來,還真有“一石二鳥”之用,一來根本不怕財產申報和公開,二來拽住了通貨膨脹的後腿。
  呂梁乃至山西官員腐敗的大面積塌方事件,舉世矚目,為今日中國敲響了警鐘。我們看到,執政黨對腐敗的零容忍態度是堅決的,尤其是高舉法治旗幟的十八屆四中全會已把反腐敗推進法治軌道,讓全世界為之喝彩。對於那些還抱著僥幸心理的腐敗分子,他們遲早都會被收治於法治之籠,法網恢恢疏而不漏,再現一個風清氣正的呂梁會就不會太久。
  文/朱永傑
  
  (辣味時評,一掃就行!歡迎各位親愛的作者關註紅辣椒評論官方微信!同時官方微信平臺將不斷推薦展示優秀作者!)  (原標題:倒下的呂梁需要在法治中站起來)
創作者介紹

Mandarin

pf52pftqhq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