降稅改革應照顧更多的弱勢族群 (台灣時報 社論 2008.2.22)降稅改革應照顧更多的弱勢族群 行政院決定大幅調降所得稅,計畫將營業所得稅從目前的百分之二十五調降到百分之十七點五,同時取消保留盈餘課徵百分之十營所稅的規定;綜合所得稅則將五個級距分別調降百分之二點五到零點五,薪資和身心障礙特別扣除額都調高為十萬元。如果完成立法程序,從民國室內設計九十九年即可實施新制。我們基本上認同這項改革的方向,但認為調降的內容可以進一步斟酌,讓更多的經濟弱勢族群可以享受到降稅或補貼的效益;否則這項改革會坐實部分人士的批評,將造成「劫貧濟富」的效果,不可不慎! 這項被財政部稱為「輕稅簡政」的改革方案,之所以能夠提出,是因為「促進產業升級條例」即將失效,政府稅收每年會增加約一千五百億情趣用品元,可以用來調降其他的稅收。在全球趨勢走向「供給面經濟學」,希望以輕稅來刺激經濟、增加供給,並爭取大量國際游資的情況下,我國面臨了周邊經濟體的降稅壓力,資金陸續亦有外流的現象,才使得「輕稅簡政」的主客觀條件形成,促成了這項措施的提出。 然而,目前不少外界的觀感,是認為如果營業所得稅大幅調降七點五個百分點,而綜合所得稅卻只能調租屋網降二點五(百分之四十的級距)到零點五個百分點(百分之六的級距),讓降稅的利益大部分歸於企業,而企業的利益又歸屬於「資本家」;而越低收入的繳稅者享受到的降稅利益越少,說得難聽一點就是「劫貧濟富」。在一般認為所得分配不佳、M型社會現象嚴重的當前,這種降稅的結果讓「資本家」受益較大,「低收入戶」的受益極為有限的「稅改」,極可能加速「富面膜者越富,貧者越貧」的現象,對於社會的發展是不利的。 有人會提出一種觀點,認為要解決中低收入者的經濟問題,最有效的方法是促進經濟成長,而促進經濟成長最有效的方法,就是企業增加投資;而促進企業投資最有效的方法,就是以「輕徭薄賦」的租稅政策來吸引本地投資、吸收外來投資。因此,大幅降低企業所得稅到最後一定會提升中低收入者的所得和就業找房子率。我們同意這種觀點的方向是正確的;然而,台灣目前的狀況是,最有能力繳稅的企業就是高科技,特別是資訊產業的廠商;而目前享受到租稅優惠最多的廠商卻也是這一群競爭力最強的廠商。如果將企業的營利事業所得稅大幅調降,可以激發出來的國內企業投資並不會特別大;如果要吸引已經外流的資金回流,其實應該要調降較大幅度的綜合所得稅,讓台灣資本家將關鍵字排名外移的資金帶回,而這就會帶來較大的投資效果。此外,根據各種學術研究,一個社會的「快樂度」或「幸福度」並不是和所得完全掛勾的,所得分配造成的「相對剝奪感」的高低,也是一項重要的變因,而如果沒有更有效的「所得分配政策」來矯正台灣目前並不理想的分配狀態,其實很難讓經濟成長的果實自動調整這種偏誤! 特別是在媒體高度發展,並傾向報導所景觀設計得分配負面消息的今天,中低收入家庭的「相對剝奪感」更高於往昔,如果政府無法對這個問題投注更多的心力,進行更積極矯正的話,我們擔心這個社會會成為一個更不穩定、犯罪率更高、政治也更不穩定的社會。因此,如果能夠稍微減少企業所得稅的降稅幅度,而以稍微放大的綜合所得稅降幅,特別是讓低稅率級距調降的幅度較高、高稅率級距調降的幅度較低的話,售屋網對於稅收減少的影響其實較小,而對於所得分配矯正的效果更高;或者是維持原來的綜所稅率,但更大幅地提高標準扣除額,讓更多的低收入者不必繳稅。這種「微調」需要精密的設計,但絕對是一件值得進行的工作。 如果可能的話,我們更希望政府能藉此良機,降低「中低收入」家庭的標準,讓更多的弱勢家庭可以獲得政府的津貼協助,並提供更多有效的工作訓練新成屋。這樣的措施不見得會耗費太大,但是帶來的社會「幸福感」可以大幅提高,也可以對社會的穩定產生及有效的改善。賦稅改革的良機難得,深盼政府不要輕率定案,值得仔細斟酌推敲,讓這次稅改的機會真正成為台灣社會「大溫暖」的契機!


.msgcontent .wsharing ul li { text-indent: 0; }



分享

Facebook
Plurk
YAHOO!
591
創作者介紹

Mandarin

pf52pftqhq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